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方舟子:清楚的文章 等二则——杜鲁门夜话之六、七   

2015-07-04 13:2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楚的文章

(杜鲁门夜话之六)



·方舟子·





  梁实秋既然是批评家,自然是有资格来给中国的作家排座次的,何

况可以顺带骂一下老对手鲁迅“恶辣”。胡适当然要排在首位了,奇怪

的是,不知道是因为胡适如梁实秋所言不是文学家因而文章没什么特色

(不是文学家而跟文学家排座次,这事本来就怪),还是因为老梁的文

学思想超凡,胡适文章的最大长处在他看来竟然不过是“清楚”。诚然,

文章应该写得清楚,但靠这一点而坐第一把交椅恐怕难以服人,老胡清

楚,“亲切的”徐志摩,“闲逸的”周作人,“恶辣的”鲁迅,“有气

魄的”郭沫若就不清楚?大约老梁自己文章老写不清楚,因此论战老是

败北;所以特别佩服清楚的文章吧--这得怪老梁的小学语文老师没有

认真教他写作文。



  清楚本是写文章的基本功,自小学起,作文的基本要求便是“中心

明确,条理分明”--清楚也。随便拿一篇80分以上的学生作文,其

清楚度就未必比胡适差,何况老胡有时候要故弄一下玄虚,不清不楚起

来呢?他那封致钱玄同的谈佛信,我看就写得很不清楚嘛。网上诸公,

除了嚎有意对“清楚”来个否定之否定,我看都至少跟老胡一样清楚。



  文章清楚而为文坛领袖,就跟学会了扎马步便当上武林盟主,懂得

了算气便被捧为棋圣一样可爱。



  当然也有清楚得过了头的。贵族逆徒最近三省他身,想到了“原来

在一年前的拥金运动中就得罪了人”。我虽然喜欢记变天账,常被骂为

“心胸狭窄”的,也不能不佩服其记忆力之高强、想象力之丰富、思维

力之清楚--那定是得了胡适真传,我们只好也让他在贵族中坐头把交

椅。



1995.1.28.



再谈清楚的文章

(杜鲁门夜话之七)



·方舟子·



  早有人劝大家别再骂老鲁老梁了,否则他要开x。我这人本来是爱

跟人作对的,不过看过年过节的,也想让大家这么称心如意一回。但是

这回怪不得我,南山明自命我的第N+1个知己,非要在年关跟我算一

下账,套一阵近乎,我有什么办法呢。



  牛屎铺是越来越有趣了,从前有自称兔子,自比贵族的,现在又有

人自荐当知己。当我的知己本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有个条件,须是

跟我一起大碗喝过酒,大块吃过肉,指点过网客,激扬过牛屎的;南山

明还不够条件,念你跟逆徒一样仰慕在下心切,破格让你当个候补知己

吧。



  本来很简单浅显的道理,让别人一说有时反而变得深刻复杂起来,

清清楚楚的事也变得不明不白。比如“清楚”,以梁老实秋的批评家水

平,指的不过是不要“拖泥带水,让人摸不着头脑”,我说是中、小学

作文标准,不算大错吧?到了南候补笔下,可就玄了,说是“深入浅出,

鞭辟入里,一语中的”,那才叫“清楚”,听着就跟梁老说的“恶辣”

差不多了。至于胡适是梁老说的“不拖泥带水”,还是南候补说的“鞭

辟入里,一语中的”,这个得请熟读《胡适文存》的台湾王牌来说清楚

的,象我这等只翻过几页《胡适文存》的只敢保证老胡“不让人摸不着

头脑”,不敢保证他“鞭辟入里,一语中的”,否则又有人来说嘴歪了。



  再比如说吧,梁老开门见山说“新文学运动以来,比较能够写优美

的散文的,我以为首先应推胡适、徐志摩、周作人、鲁迅、郭沫若五人

。”又是“以来”,又是“首先应推”,而且“五人”,我用土匪的黑

话给转换了一下,说这是在“排座次”,如果我说“自牛肆铺开铺以来,

比较能写说理的文章的,我以为首先应推李冒牌、褐徒弟、南候补三人”

,南候补也许还要怪我把他排到后面去吧。当然,南候补也许是梁老那

样的--如四月所说--文人,看不惯土匪黑话,为“排座次”一词愤

愤不平,情有可原;但是由此的推论却是只有中小学清楚度的我等不清

楚的了:



> 有的人说出话来,自己觉得很明白,别人听了却摸不着

> 头脑。譬如舟子最近的一次夜话这样说:“梁实秋既然

> 是批评家,自然是有资格来给给中国的作家排座次的,

> 何况可以顺带骂一下老对手鲁迅‘恶辣’。”梁氏根据

> 自己对新文学运动中的几位作家的了解,写出自己的观

> 感,这叫作“排座次”,而且须要有“资格”。如果是

> 一般人,没有“批评家”或“XX门掌门”的头衔,就

> 只有三缄其口,默不作声了?更妙的是,梁氏几十年前

> 写一篇评论文章,所需的这种“资格”,要几十年后由

> 舟子来裁定恩准。不知舟子的这“资格”,又是从何而

> 来?

>

  本以为我那句话很清楚明白,只有小学水平,让南候补这么一“如

果”,再“更妙的是”,还有那么个“不知”,一下子上升到博士后的

清楚度,连我自己听了也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只好有请远东老师给咱

补一堂逻辑课。

  至于我那杜鲁门掌门的资格从哪来,倒好回答:我的就职演说说得

很清楚,是褐徒弟拥戴的结果。南候补抄过几篇梁实秋,没有功劳也有

苦劳;现在又从幕后到台前为老梁开道,忠心耿耿也是有目共睹,也是

有资格当梁门掌门的,只要能招到一徒半弟即可开张。



1995.1.3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