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方舟子:张耀杰的“超限战法”   

2013-08-19 12:13:00|  分类: 好文章强力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耀杰的“超限战法”

作者:方舟子

这几天网上出现了几篇为于建嵘助拳兼攻击我的文章,署名“周泉夫”、
“刘青山”、“张律”之类,看上去像是真名实姓,其实都是化名,而且文风如
出一人之手。另有署名“张耀杰”者倒是实有其人,是个研究“鲁迅根深蒂固的
心理病态”的“学者”,不过读他的文章,却更像是出自“根深蒂固的心理病态”
者之手。我曾经说过:“捧胡多为伪君子,骂鲁必是真小人。”张耀杰在“博客
中国”上发表的《方舟子导演的伪道德》、《方舟子的巫术骗局》二文,便是为
我的那句话做了个注脚。

《方舟子的巫术骗局》一文,是在《方舟子导演的伪道德》一文的基础上扩
写而成的,加了一个指控我在从事“公然败坏人类文明的政教合一的巫术骗局”
的部分,想必会让任何一位脑袋还正常、没有“根深蒂固的心理病态”的读者看
了都觉得莫名其妙。对这种如同发自精神病院的呓语,无需理睬。《方舟子导演
的伪道德》一文的用语还像个思维正常的人所为,我就对此多说几句。

张耀杰的文章以批评我为题,但是文章的主要内容,却是在批驳严晋的文章。
就算严晋的文章有问题,如何就成了我的问题?就因为我刊登了一篇触怒了张耀
杰的文章,他就迁怒于我,让他“意识到这种学术打假的危险性和毁灭性”,谩
骂我在搞“政教合一的巫术骗局”,但是,张耀杰所称许的陈愚反驳严晋的文章,
也是我登出的,张耀杰怎么就患了选择性的失明了?

对许多问题——包括于建嵘的问题——新语丝只是提供一个争论的平台。刊
登在新语丝网站上的文章,当然都可以反驳,有点道理的反驳我们都登出,甚至
当事人胡搅蛮缠、乃至老羞成怒的谩骂文章,我们也登。不过,只要看看张耀杰
是如何反驳严晋的文章的,就明白这位“学者”实在是上不了台面,所以只好靠
谩骂混日子。

其一,关于于建嵘的职称问题,张耀杰承认于建嵘并非社科院的正式研究员,
但是他认为“这一问题与学术无关”、“这件事本身就是中国大陆当下的学术制
度的腐败,而不是于建嵘本人不具备研究员的学术成就。”一个学者对外虚报自
己的学术职称,目的是为了拔高自己的学术地位,当然是个学术道德、诚信乃至
涉嫌欺诈犯罪的问题。如果有人把自己职称不高的原因怪罪为“学术制度的腐败”
就可以自称研究员,那么是不是也可以以“教育制度的腐败”为由自称博士,以
“政治制度的腐败”为由自称什么高官呢?

其二,严晋对于建嵘《当代中国维权农民群英谱》一书真实性问题的质疑,
张耀杰声称已被陈愚所证伪。陈愚又不是公理、真理的化身,他的所见所闻所言,
也不过一家之言,何以就可以“证伪”别人?陈文胜对陈愚所言又做了反驳,按
张耀杰的逻辑,岂不又被“证真”了?

其三,严晋对于建嵘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基本”靠他一人完成大量的田野调
查的,提出了质疑,张耀杰以见过“该课题组的几位成员”加以反驳,并不能令
人信服。严晋并不否定于建嵘有一个课题组,他否定的是于建嵘有一个实际从事
田野调查的“庞大的课题组”。即使这个课题组还有“几位成员”,既证明不了
其“庞大”,也证明不了这些成员不是挂名。实际上,于建嵘在答复中已承认他
只是根据与其无关的他人的调查做了“模型分析”而已,但是在别人进一步质疑
其分析时,于建嵘就破口大骂了。就算于建嵘真的做了“模型分析”,但是他以
前在文章中却误导是他本人亲自做的田野调查,这也有夸大自己的成果之嫌。

其四,严晋文中引用了周炯然文章中的话,张耀杰认为是“断章取义”,是
“罕见的骗局”,理由是周炯然原文还引用了张耀杰批评于建嵘的话,而张耀杰
不同意周炯然的引用。这个逻辑可真古怪。严晋引用的是周炯然得出的结论,只
要这个引用没有违背周炯然的原意,就不是断章取义,和你张耀杰怎么想的能扯
上什么关系?要说断章取义,张耀杰才是断章取义,“我在《信访盲争与信访公
示》一文中对此已经做出过说明:‘周先生用我的话来压倒于建嵘先生,我是不
同意的。……’”省略部分是什么呢?我查了一下,原来是:“我的文章发表在
不随便删除作者文本的网络上,于建嵘先生的报告是替政府打工的课题成果,而
且发表在严格控制宣传导向的国内报刊上,欲言又止的地方在所难免也情有可原。
据我所知,于建嵘先生文本之外的潜台词的根本指向,与我是基本趋同或者说是
大同小异的。”原来张耀杰反对周炯然的引用,乃是出于非学术因素的考虑,并
不是周炯然歪曲了张耀杰的意思。

其五,关于于建嵘的英语水平问题,谁都可以看出严晋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
而于建嵘也已承认了自己根本不懂英语,只懂“湖南土话”,人们当然就有理由
怀疑,他既然对英语一窍不通,到哈佛大学当访问学者,能有多少的学术含量,
如何进行学术交流?却偏偏爱打哈佛的牌子,是什么样的心态?

如果严晋文章质疑的那几条(职称真假问题、是否编造数据等等)能够成立,
那么于建嵘的学术道德当然是有问题的。于建嵘对一个不过刊登了质疑文章的人
破口大骂,更让人怀疑他是被触着了痛处。张耀杰辩解道:

  “‘杂种’云云,其实是别人借用于建嵘的名义所运用的以所谓的‘更加流
氓’来对付所谓的‘流氓’的超限战法,乍一看确实粗暴了一些。然而,面对李
鬼打李逵的‘学术道德’既振振有词又大行其道,原本不‘流氓’的人还会有更
好的选择吗?!”

“别人借用于建嵘的名义”云云,不过是于建嵘在谩骂完了头脑清醒之后为
了挽回“学者”名誉而想出来的一个拙劣的借口,张耀杰愿意相信于建嵘的一面
之词而无视众多反面的证据,那是他的自由。不管谩骂者是于建嵘本人还是子虚
乌有的“朋友”,张耀杰都很欣赏这样的谩骂,也就是说,如果有网站刊登了别
人质疑一位学者的学术道德的文章,即使该网站也刊登这位学者的自我辩护和他
人为其辩护的文章,张耀杰认为,这位学者的最好选择,是谩骂该网站的负责人
是“杂种”并殃及其母亲。根据这个逻辑,我与其驳斥张耀杰,还不如谩骂“博
客中国”的负责人方兴东并问候其母亲来得痛快。在看了张耀杰的这些雄文之后,
我们当能理解他为何会赞赏这样的“超限战法”。以其智力和心态,要他以“学
者”的身份和人辩论那是太瞧得起他了,他还不如露出街头小流氓的本性更符合
其身份。“于建嵘事件”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剥下了这些“人文学者”道貌岸然
的外衣。



郑重声明:
本篇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非本人原创,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人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人联系,本人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人email:kqnwjj@163.com
[注意]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人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人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文章来源网址: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9714852_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