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印象方舟子   

2013-05-31 11:30:20|  分类: 好文章强力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方舟子

2012-11-24 20:52

作者:丁不二方舟

大戏没有结束

自年初开始的揭假大戏至今也未落幕,纵深发展的广度和各种续集令人瞠目结舌。因自己能力有限,只能作为一名有立场的观众仔细欣赏。除了开始几天的大战,剧情令人压抑之外,其余多是喜剧。围猎、诱捕、点杀,多少大腕名媛,义无反顾,慷慨赴死,甘当炮灰。场面之惨烈,让我等草民目不暇接,甚至目不忍睹。不禁引发反思,很多草包,挂个精英的草标,怎么就混成角儿了?背离常识和逻辑后,胡搅蛮缠、鸵鸟政策、阿Q精神成为挺韩派残存的伎俩。好在神奇的国家有神奇的土壤,神仙老虎狗各有生存之道,骗子作为生物多样性的一种,是斩不尽杀不绝的。任何胜利的论断都为时尚早,所以要想全面评价该事件恐怕也为时尚早。但是我相信,多年以后,当大家讨论一些现实问题时,如果回首往事,能在这里找到原点。近期质疑派内部又起纠纷,心情有些不快,但不纠结,因为见多不怪。产生写点东西的想法,并非就事论事,而是和喜欢方舟子的朋友说说我对方舟子的印象。
初识方舟子
最早知道方舟子,应该是在批轮子功的时候。跟“四大恶人”于光远、何祚庥、郭正谊、司马南相比,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印象不深。后来与一位从事科学史研究的前辈闲聊,说到方舟子,将其誉为奇才,从此记住了。在《南方周末》、《中华读书报》偶尔读到他的文章,或揭露伪科学,或介绍进化论。文笔好自不必多说,打笔仗的本领也粗略有些领教。至此,对方舟子的印象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学者。直到有一天,2003年左右,读到《方舟在线》这本书,震惊之余,对方舟子刮目相看。从此认为,他真是一位奇才。
《方舟在线》是方舟子在国内早期出版的一本文集,内容现在知者众多。当初吸引我的不是《无神论者是什么》,也不是《功到雄奇即罪名》,而是《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因为这篇文章我在几年前就读过,印象极深,但是没记住作者。此刻重逢,出现在一位科普作家的文集中,着实震了一溜跟头。
《郭》一文发表在1999年第5期的《书屋》杂志上,文中涉及到郭沫若和钱穆,辩论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余英时。此前余英时对一桩学术公案进行考证,认定郭沫若抄袭钱穆,方舟子对此进行反驳。当时的学术氛围,很流行降低对鲁迅、郭沫若等人的评价,抬高对胡适、钱穆等人的评价。为郭沫若辩护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方舟子的“不识时务”可见一斑。本人才疏学浅,没有考据功底,只因主题好玩,所以耐心读完。说实话,专业内容至今也不知所云,但是文章气势雄浑,又绵里藏针,如泰山压顶,又丝丝入扣。一篇精深的专业文章,让我这个门外汉读后如沐春风,畅快淋漓,岂非咄咄怪事,奥秘何在?
对我而言,当时没有条件跟踪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时而想到余英时作为钱穆的弟子,看到此文后,会怎么反驳呢?读到《方舟在线》,才旧事重提。书中收录了方舟子关于此事的系列文章,其中《余英时篡改引文诬陷郭沫若的铁证》是结案之作。犹如一记亢龙有悔,把横跨两岸三地,享誉海内外的大学者、大公知余英时拍个半死。后来我觉得余英时没有那么红了,不知是否和此有关。再后来得知余英时对此事的回应居然是“我不愿意跟业余的人计较”。余英时是我所知方舟子打的第一只大老虎,练起了龟缩功。后来练龟缩功的越来越多,也就见多不怪了。
《方舟在线》这本书让我比较全面地了解了方舟子,而《书屋》中《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一文应该算是初识。可惜当年,初识方舟子,不知方舟子。不过要说何时成为方粉,我认为是1999年,上个世纪,上个千年,当然这样的论资排辈并无实际意义。
后来对方舟子的认识更加全面,更为深入。从博客到微博,从新浪到搜狐。现实中从未谋面,但是阅读方舟子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经过几年的跟踪学习,不敢说智商有提高,但阅历绝对是高质量的增强。以方舟子为中心点,省时省力,扩散出一张大网,弥补自身局限,接触到新的话题和人物。我的经验总结,阅读方舟子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捷径。
方舟子的对手
方舟子是以斗士的身份出世的,硬度超过10,至今保持本色,难被打磨。是斗士,就必然有对手。多年斗下来,反对者众多,三教九流,芸芸众生。比较有意思的是,方舟子被反对者贴上的标签五花八门,甚至自相矛盾。
借用毛主席的话稍作改动:国外无国,帝国主义,国内无派,千奇百怪。要想知道中国有多少派别,一个简单方法就是看看方舟子被反对者贴上的标签。经过合并同类项,比较典型的有四种:五毛、汉奸、传统文化消灭者、科技创新杀手。在中国能同时获得这四种称号者,恐怕只有方舟子一人,算得上是另类光荣。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一点也不奇怪,至少要比上中下进步很多。按方舟子的言行,本应是自由主义派,在中国语境是右派。但方舟子好像已经被摘了右派的帽子,现在所属的派别被叫做“科学派”。在成熟国家,科学派一般不参与左右之争,提供专业意见是首要任务。要论斗争对象,则保持向落后传统文化宣战的传统。所以无论左和右,只要涉及无知、愚昧和谎言,都是科学派斗争的对象。
在中国,左派、右派、传统派、创新派,可以简称为“一左一右,一老一新”,都是社会多元化不可或缺的派别。但是它们派生的极左、极右、否定现代化的极端传统派和伪科学派为了生存,将无知当有知,将愚昧当聪慧,将谎言当真相,并且大行其道。如此现状,自然将科学派逼成了一个参与社会纷争的主要派别。因为在方舟子的眼中,这些都是假货,都必须揭露、批判。反过来,方舟子就被贴上了甚至是政治色彩浓厚的各种标签。
评书中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斗不过群狼。方舟子能被他们打败呢?
方舟子的后台
只有反对者,没有支持者,方舟子是不能在中国停留的。支持者能算是方舟子最大的后台吗?只能说从某个角度可以这样认为。但是因此靠比较人数来决定胜负,那是选举或选秀,不是打假。如果极端地说,方舟子在国内一个支持者都没有,他是否会输呢?标准答案是不会。因为方舟子另有一个超级的大后台。
这个后台无权、无钱,但是传承有序,能够为方舟子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说白了就是知识,再狭义一些,是科学知识。自古希腊泰勒斯开宗立派,亚里士多德初建架构,到哥白尼引爆科学革命,伽利略、牛顿、达尔文、爱因斯坦等人只是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这么一群人,为了求知而求知,构建出庞大精密的科学体系。想打败这个大后台的人,恐怕要先放弃自身“人”的定位。前苏联批判孟德尔—摩尔根的遗传学,中国文革期间批判相对论,都是动用国家力量来和科学作对。结果如何呢?除了丢人现眼,一地鸡毛,最后空留笑谈。
不能绝对地认为方舟子完全代表科学,但方舟子绝对是在运用科学中最精华的部分在战斗。反对者小看方舟子,以为打败一个肉身很容易,看不到他的后台,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方舟子的能力
科学知识是无私的、公开的,有条件掌握科学知识的人远远多于掌握科学知识的人。方舟子作为科普作家和打假斗士,能够脱颖而出,源于中国的特殊环境和一系列的个人因素。对于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中国暂不多说,只谈谈方舟子的个人能力。
方舟子智商高,爱学习,文笔好,知识结构全面,是难得的通才。尤其能对科学方法,包括逻辑论证和实验验证的娴熟运用,所以综合分析能力极强。更为突出的是,方舟子借助网络化时代的检索功能,练就了超强的信息定位本领。对信息的解读是分层级的,信息是点。初级是将信息定位于一条线上,定位于面高级一些,定位于体又高级一些,就是常说的立体思维。方舟子不止于此,仰赖于他的知识结构,还能加上时间轴,四维定位。这是最高级的思维方法,又准又快,犯错率较低,同时保证纠错率极高。
被方舟子打过假的人,就事论事,有道德底线者一般不再出声,无底线者只能造谣抹黑。此时方舟子冷静的头脑、强大的心脏开始发挥作用。这种钢铁般的意志普通人难以望其项背。
有仁人之心者众,能做到侠之大者却少。骗子一拨一拨地换,斗士只能永立潮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世间万象,唯真不败。这就是方舟子常胜的秘密。
方舟子的困境
方舟子是常胜将军,并不代表一帆风顺。如果多了解一些科学史,可能会释然。不妨将方舟子的艰辛经历视为科学发展坎坷命运的缩影。
当今中国正处于转型期,各种不当权益偷偷运作,还有各种传统文化的糟粕在作祟。归根结底,利字当头,资本对社会的负面侵蚀相当严重。蝇营狗苟之徒依然逍遥,“青蝇绝响”之日难以很快到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春风化雨也非一日之功。对此方舟子也偶尔流露出无奈,但转瞬即逝,很快恢复斗士的本色。
影响力增大后,方舟子个人生活的状态变化极大,对此他只能无奈接受。偶尔出国旅游,放飞心情,享受不受关注的自由,已成奢侈。因为回到国内,就不方便随意走动,活生生被憋屈成一个中年宅男。
作为读者,我还能够感觉到方舟子博客和微博的变化。遣词造句愈发谨慎,平铺直叙渐多,嬉笑怒骂渐少,萧峰的身影盖过了令狐冲。不能再淋漓畅快地骂人、损人,恐怕是方舟子成名后的最大个人损失。这得减少多少乐趣。
方舟子的为人处世
昨天的朋友成为今天的对手或形同陌路,被很多人视为痛苦,而对于方舟子似乎是家常便饭。当然这其中绝大部分是自作多情,将“我的朋友胡适之”的故事套在方舟子身上。方舟子与当年引他回国、共图科学大业的“京城四条汉子”都能决裂,更别说那些只在某件事上观点一致的所谓朋友。今日同台,明日对台,是每个人的自由,何必强求?至少方舟子没有强求他人。他不是政客,不是商人,不是领袖,更不是大旗,不需要用利益输送、人情世故来维系一个个圈子和同盟。不能理解方舟子的交友观,只能怪自己三观之外的科学观修为不够。
方舟子说过,没有兴趣听取关于为人处事的任何忠告。他的处世之道只要不违法,属于个人私域,别人无权干涉,这应该成为基本共识。但是很多反对者无能,只好诉诸道德谴责,或指责其方式方法,包括部分支持者在某些方面也有微词,无大局观、情商低、有心理疾病等结论不一而足。这些谴责毫无技术含量,不过是用自己遵从的各种游戏规则来强行评判他人。方舟子的反击更为犀利,不仅文采飞扬,对证据和逻辑也拿捏到位,结果还是常胜将军。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借助科学方法骂人其实是最厉害的,也是打击道学家胡说八道的最有力武器。
方舟子的社会定位
方舟子自己定位是科普作家,民间称其是“打假斗士”,都不足以概括其为中国社会进步立下的功劳。在中国的语境下,提前授予“思想家、革命家”的光荣称号也不为过,只是略显搞笑。如果称方舟子是“教育家”,应该比较恰当。当然不是孔子式的教育家,而是亚里士多德式的教育家。
封闭时的中国成就孔子为教育家,如果今天还亦步亦趋者,只能沦为腐儒。亚里士多德的理性、求真精神曾经照亮古希腊,引燃文艺复兴,是当今中国最为缺乏的。方舟子仿佛是亚里士多德的跨时空传人,正在传递这一把火,科学之火。
中国是全世界少有的真正意义上独立自主的国家,高质量的民主制度只能内生,不能外赐。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没有科学基础的民主是不能想象的,而劣质民主是中国不能承受的。在中国,想推动民主的人士如果不与科学结盟,仅靠东拼西凑的道德优越感打拼,是死路一条。因为没有理性的真实做土壤,结出的善与美徒有其表,都是恶果。
方舟子没有固定职业,却在勤奋工作。他创办的“方舟学园”没有校舍和院墙,不发文凭,不管分配,专注于传播知识,成果显著。越来越多执着于理性真实、兼具科学素养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年轻人正在成长。方舟子辉煌不朽的传奇没有结束,还在继续。我能有幸成为见证者之一,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郑重声明:
本篇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非本人原创,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人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人联系,本人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人email:kqnwjj@163.com
[注意]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人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人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文章来源网址:http://i.sohu.com/p/=v2=eYFzYDMhWWd3mZNoEUBzb2h1LmNvbQ==/blog/view/246537153.htm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