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科学和哲学的生死绝练   

2013-05-28 15:24:02|  分类: 好文章强力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和哲学的生死绝练

作者:丁不二方舟

近日,倍魄先生在凤凰网发表文章《质疑方舟子:女人天生爱财?》。论据和论证过程已有网友指出错误,我对文章的结论有些诧异,怎么扯到反对科学主义上去了?最后还来了一个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携手并进,反对反智主义和犬儒主义的倡议。对于这个先碰瓷、后蹭私交的伟大哲学思想理论,估计倍魄先生绝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方舟子的科普文章很多,并不断有新作。那么就不妨做个推论,倍魄先生可以随意挑选文章,只需要将“质疑方舟子”作为开头,然后在文中一通逻辑混乱的胡搅蛮缠,而只需在结尾无限复制自己的宏大结论,那么“凤凰评论特约评论员”的头衔就可以一直挂下去,既当公知,又当哲学家。这是什么世道,混饭吃也太容易了。
我对倍魄先生去年的表现一直都很钦佩,但这篇文章确实把我恶心坏了。本人在倒韩战中寸功未立,除了站队,连敲边鼓的资历都没有,估计不入倍魄先生人文主义的法眼。写篇文章,并不想与倍魄讨论,但欢迎广大网友拍砖。与很多人一样,哲学的光环曾长期令我眩晕。但受太蔟和方舟子老师影响,现在认为哲学没有那么高不可攀,可以随便谈谈。
小知识
古希腊时期没有“科学”一词,用“自然哲学”指科学的概念,即广义的物理学。自然哲学使用的时间很长,例如牛顿的著作《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科学”一词来自拉丁文,原意是知识,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中就使用这个词。1830年法国学者孔德在做学科分类时,将这个词用于专指把研究对象分为众多学科(如数学、物理学等)、需分项研究的学问,与总览众学科的哲学相对应。从此“科学”代替“自然哲学”。“哲学”一词来自希腊文,原意是爱智慧。中文的“科学”和“哲学”都源自近代日本。1870年代,学者西周时懋撰文介绍西方文化时,借用汉语,翻译了“科学”和“哲学”二词,后由康有为等人传入国内。
从蜜月期到道不同
很多人在学习阅读时,碰到哲学就感到头疼,尤其各种主义令人眼花缭乱。对于难懂的数学公式,大家可以直接跳过,因为总有个标准答案。但要想弄懂主义,可不是件容易事。其实主义只是貌似深奥,简单来说,主义是有系统的理论学说或思想体系(本文所谈的主义不涉及社会制度等概念,仅限于思想领域),而哲学就是各种主义的汇总。哲学本是西方特有的概念,现在早已经全球化,甚至非学术化,所有的思辨都可以上升到所谓的哲学高度。
现代哲学和科学都出自中世纪的神学(这里将哲学和神学视为两个独立的概念)。文艺复兴时期,科学和哲学合力扳倒神学,重创西方知识体系。在重建过程中,哲学这尊大神又被抬到高位。从此哲学发扬光大,流派汪洋,主义泛滥。重要贡献很多,如启蒙运动、现代民主制度建立等等。恶劣影响也很多,如希特勒的第三帝国。
现代科学诞生后,还很弱小,主要在自然科学领域摸爬滚打,茁壮成长。这一时段,是科学和哲学的蜜月期,互相提携帮助,很多主义都以能得到科学支持为荣,许多著名人物都挂着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双料头衔。二者共同努力,催生了工业文明,但其中科学是核心力量。如果没有科学,可以想象哲学只会原地踏步。
但是科学的天性注定这种亲密关系不能维持太久,转折发生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前后。科学发展出现大飞跃,进化论、相对论惊世骇俗,电磁学、化学改天换地。我们常说现在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但回首历史,那段时间称得上是知识大爆炸。不仅摧毁了宗教的老巢,而且炸碎了哲学的堡垒。正是由于科学的扩张,同时对技术进步的有力指导,造成社会发展日益复杂化。鉴于科学的强大威力,顺其自然向社会领域延伸,哲学的无能逐步显现,垂垂老矣。就是在这一时期,哲学继承神学衣钵,开始非议科学,才有了“科学主义”一词。科学对此并不理会,继续用更庞大、更准确的知识体系来蚕食哲学的领地。迟至20世纪后半叶,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哲学家了,但是并不影响各种主义的继续产生。
去掉主义二字,将其视为某些人对某种社会现象或问题的思考集成,大家理解起来会轻松很多。但是哲学家们不愿意自降身价,依然喜欢沿用和新创各种主义。因为只有口称主义,自己才像个哲学家,就如某类人只有挂上大师的头衔,才能触电发飙。主义都是哲学下的同一窝蛋,可以像宗教一样开宗立派。例如在女权主义的大门派下,有好事者不妨开创小三独立主义、反二奶主义,也可以过一把当哲学家的干瘾。不难判断,现在如果有人还通篇或满嘴充斥各种主义来讨论问题,十有八九都是没有干货的忽悠犯。
科学不屑于做这种后世注定无聊的事情,采取学科分类方法对待自身,所以不会有物理主义、化学主义等等。作为一个独立的知识体系,科学内部可以有学派,但是在不断的校验过程中,会取得统一。给科学整体戴上科学主义的帽子,是哲学家妄图将科学重新纳入哲学、贬低科学地位的努力。但是今天的科学并不是当年的幼儿,他已经成长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科学的霸权
看到这个小标题,恐怕有人要望文生义,和对待《自私的基因》一样,挥起大棒砸将过来。不过无所谓,这只是借用文学语言,还可以用“垄断”,温柔一点用“权威”,但是再怎么温柔也不可能逃避某些人的攻击,不妨索性霸道一些。科学作为知识体系,霸权是怎么形成的呢?
人对一件事物的认识过程可以简单分为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三个步骤。每一步都很重要,顺序也重要。前面错了,后面不会有好结果。
现代科学诞生之前,在“是什么”的问题上前人已经积累了大量经验,但是错误繁多,结构混乱。科学凭借其对客观事物的准确描述,将前人的知识体系重新作出整理,并不断有新发现,如宇宙膨胀般不断扩大。比如文傻作为一个新知识点已经进入大众视野,科学就能给出较为准确的定义,描述文傻的各种性状。现代人其实都在潜移默化地接受科学知识体系并受其支配,程度不同而已。完全不依赖于科学的人,无法想象怎么生活。科学最强悍的当属科学方法,在第二步“为什么”上霸气十足,也是重要衔接,能够把事物的来龙去脉、因果关系及定位分析清楚。比如为什么说某人是文傻,科学就能够做出令人信服的证明,不过现在多用论证方法。如果有人自告奋勇,搞个更为精准的实验,来验证一下也可以。有了前两步的铺垫,第三步“怎么样”的成功率才会大大提高。用熟悉的话说,就是用科学发展观指导未来。比如文傻可能做出什么事情,大家会有一个大概预测。并且由于知道文傻的危害性,所以会互相提醒:“真爱生命,远离文傻。”
在科学没有壮大之前,哲学在人类认识事物方面是佼佼者,强于迷信、巫术和宗教。但是现在看来,都已随风逝去。哲学正在向宗教靠拢,当起了算命先生,要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就会癫狂,不过最无耻的还是来抢科学的功劳。
由于社会的复杂性,发展不同步,无知和愚昧的存在,科学现在还没有能力做到全部覆盖,体现在科学对指导社会运转能力方面还无法达到最高效率。这就给哲学和宗教留下了空间,比如宗教在落后地区依然强势。在思想领域,哲学还可以大放厥词。不过科学做不到并不说明哲学能做到,更不能借哲学来证明科学有错误。认不清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哲学还能怎么样呢?秉持存在即合理的理念,搞些小家碧玉、孤芳自赏的文字游戏就可以了。
科学的人文情怀
科学对真相的执着以及自身的严谨招来各种非议。冷血麻木,没有人文情怀,理性欺负感性,常被用来形容科学。这是对科学最大的误解。看上去科学的理性确实经常欺负人类的感性,但更准确地说是纠正和阻止人类的非理性,因为这种非理性会造成伤害。
古希腊时期的科学纯属一帮闲人的自娱自乐,缺少人文情怀。但是现代科学却不同,虽然会向所有的未知领域进军,却因为对社会的指导作用越来越强,科学研究的重点也自然向人类倾斜。
对于人文所包含的内容见仁见智,科学发挥的作用更是众说纷纭。关爱生命是人文的最核心内容,命都没了,还怎么谈宗教、哲学呢?比如研究猩猩的疾病和研究人类的疾病,对于科学本身来说并无区别,但是当今有多少科学家在为治疗各种人类疾病在努力奋斗?粮食增产、新能源开发都关乎人类的生存,又有多少科学家在攻坚克难?推崇人文主义的哲学家们,难道来段相声般的说辞,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冷嘲热讽,不帮忙也就罢了,还甘当挺中医、反转基因、反核电的急先锋,这等于是在消灭生命。难道这就是哲学家们倡导的人文主义?说文傻是轻的,在道德法庭上说是杀人犯,也不为过。连科学对于生命的关爱都不认同,还能理解科学对社会其它方面的仁心和眷顾吗?科学大爱无疆,并不追求政治正确,不会形成政治势力,一直都在肉体上宽恕文傻。而科学的善良和正义是文傻们永远领悟不到的。
哲学现在已经堕落到和宗教同行,利用社会的不足与矛盾,施展其人文情怀,反对科学,谋取私利。偶尔还想和科学套套近乎,简直是痴心妄想。如果还来犯贱,只能自取其辱。
小说《天龙八部》中前段有“南慕容北乔峰”的江湖说法,后来在少林寺大战,萧峰擒住慕容复,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甩,掷了出去。今天自诩为哲学家的人不妨好好体会这种场面。当然科学最终不会像萧峰那样自杀,该自杀的是哲学。

以上是正文,以下是附件。
红色部分为倍魄文章引文或微博。
倍魄文章发表后,有网友在新浪留言说倍魄挺中医。倍魄对此回应:我说“方舟子却显然对传统东方和现代西方的理论采用了双重标准”,不表示我是支持中医,也不表示我反对中医。凡是从我这篇文章里看出我是“挺中医”的,都是逻辑不过关的人。另一条是:我将中医“悬置”不做结论,是因为我不了解。比如,“针灸与经络”是伪科学还是玄学?还是经验科学?
倍魄在文章中是这样写的:我们都知道方舟子是坚决反对中医的,中医里的很多概念提供的正是一套关于人体生命运行机理的解释框架,而这些概念很多都无法用西方科学标准下的实验方法进行可重复的验证,这让包括方舟子在内的中医反对者将中医斥为“伪科学”。那么,同样只是一种心理学的解释框架,同样是无法进行重复性的实验验证的“进化心理学”,方舟子却用一篇《男人爱貌,女人爱财》将其内容当成科学定论向公众“科普”,这不能不说是方舟子这位科普作家对来自于东方的古老理论和出身“西方现代”的理论采用了双重标准。
加粗部分是典型的中医粉语言,倍魄先生运用纯熟,当做重要论据来证明方舟子采用双重标准,而在微博中又否认。但是谁会将自己不了解或没有做出判断的证据用在长篇大论中的关键位置?恐怕心底里倍魄认为这是最好的证据。大家对这样的套路应该不陌生,去年倒韩战中,很多大V就是貌似中立,暗中挺韩,来指责方舟子的双重标准。
文章中还有这样两段:在学术左派对科学主义的批评中,女权主义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视角。后现代主义批评家认定,处于商业社会中的科学研究不可避免会被政治和商业利益污染,他们对克隆技术和基因技术等现代科技可能带来的社会风险保持着戒备之心。
在中国最能代表“科学”与“人文”冲突的,就是关于“转基因”和“中医”的争论。“科学主义者”都信赖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而信奉“中医”和传统文化的人则对“转基因”心怀疑虑,甚至有人相信“转基因”是一种商业乃至政治阴谋。
也许这样的说法算不上是鹰派反转控,但至少是鸽派反转控冠冕堂皇的套话。
文章最后两段:但“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争论将长期持续下去,因为人类既是理性的存在也是情感的存在,失去任何一种存在方式都将使人成为单向度的人。而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科学”与“人文”之争其实还不是主要问题,更大的问题是反智主义和犬儒主义的泛滥。因为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都是建立在理性主义之上的,而反智主义和犬儒主义完全否定了社会理性的宝贵价值。
因此可以说,目前的中国社会更需要的是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在相互批评、相互校正中齐头并进。
倍魄在最后还是亮出了哲学的底牌,权当他是梦呓吧。这样的人文主义不要也罢。
初读倍魄的文章后,我曾判断他是中医粉,反转控,理想是当哲学家。经过进一步看他的微博留言,以及回复七是科学公园的长微博《一个“文傻”的自白》后,可以进一步判断,倍魄现在是50%的公知,75%的哲学家,100%的文傻。倍魄先生没有必要给自己的文傻身份加引号,可以创立文傻主义学派,在哲学的水塘里畅游。


郑重声明:
本篇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非本人原创,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人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人联系,本人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人email:kqnwjj@163.com
[注意]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人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人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文章来源网址:http://i.sohu.com/p/=v2=eYFzYDMhWWd3mZNoEUBzb2h1LmNvbQ==/blog/view/259873513.htm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