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为什么说韩寒的文章缺乏技术含量   

2013-05-19 17:53:25|  分类: 好文章强力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说韩寒的文章缺乏技术含量

(2012-01-03 19:39:57)

作者:胡海

当年韩寒在媒体上开始得到关注时,我就对他挺欣赏。觉得80后有希望,因为想想我们这代人,当年和他当时一个年龄时,视野要狭隘得多,思想要幼稚得多。

遗憾的是,尽管起点高,进步却很小。看他现在所写的一些评论文章,虽然随着年龄增长,思想会变化和成长,但基本上仍然停留在缺乏信息量、缺乏技术含量的阶段。

怎么样算是有信息量、有技术含量的评论性文章呢?在我看,应该有以下两个特征:

1. 不同寻常的观点:

你所提出的观点,应该是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的。只有这样,才能给大家提供新的视角,才能体现你的观点的价值。越是被广泛了解的观点,信息价值就越低。

2. 缜密的支持依据:

光有新奇的观点是不够的,你的观点还要经得起推敲,有支持依据。而显示这些依据是否“缜密”的一大特征,就是看作者有没有花功夫去找可能证伪自己观点的反例。

如果同时具有这种特征的文章,我们可以说它是相当有信息量和技术含量的。如果在某一点上特别强,那在另一点上弱一些,比如观点非常新颖但论据差一点,或者观点并不新但论据非常有力,我们仍然可以说它是有价值。如果观点不新且论据也无力,那这样的文章,就没多少信息量和技术含量了。

而会想到说韩寒,是因为前段时间他写的几篇时评文章引起很多讨论。而如果用以上标准来衡量的话,这几篇文章实在是没多少信息量和技术含量的。

以他在这系列里写的第一篇《谈革命》为例,他想表达的基本观点就是:中国现在不应该搞革命。很显然,这个观点一点都不新,因为本来就是有应该或不应该这两种观点在讨论。

为了支持这个基本观点,他所列举的几个支持观点包括:1)中国不可能有人真正会去干革命。2)即使有人去搞革命也不会成功。3)即使成功了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而这些支持观点基本上也是经常会被人提到,说不上有什么不同寻常。

从支持依据来看,他的文章,离“缜密”同样差得很远。

所谓“批评性思维”,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对于所提出的观点,努力去寻找反例,试图证伪。而在韩寒的文章中,很少这么做或者做得很浅薄。

比如,对于他的支持论点(1),假定我们认同他对当前中国民众态度的观察,那是不是就能得出中国不应该搞革命的观点呢?我们就要去找反证:历史上有没有在广大民众没有强烈革命意愿的情况下,革命成功的例子?那我们会发现,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革命,都是从广大民众漠然,只有一部分人(很多时候是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积极煽动开始的。可以说他的这一论据,马上就被证伪了。

对于他的支持论点(2),他的依据就更虚弱了:只要一镇压、一断互联网,革命就搞不起来了。让我们找一下反例:历史上有没有在政府镇压下、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革命成功的例子?坦白说,这样的例子不用去找。反倒是要想找到没有镇压、有互联网的革命,可能要更困难一些。

当然,在这里,他也考虑到一些反例,比如埃及和利比亚。他的解释是,这些国家小,有具体的被革命对象。且不说阿拉伯世界已普遍漫延革命气氛,而不仅限于不多的几个城市,更重要的是,难道历史上大国就没有革命成功的例子?这样的反例也不需要用力去找了。

对于他的支持论点(3),粗粗想一想的话,可能是最容易得到历史事实支持的,但也并非找不到反例。除了他提到的哈维尔外,马上可以想到的还有甘地、曼德拉、金大中。其中两位都是东方人,应该也算出自“复杂社会”(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韩寒说的这个复杂社会具体是什么意思)。

除了这些观点外,韩寒在这篇问题中还提到其他一些观点。仔细分析的话,都存在上面提到的问题。

不要误会,我在这里说韩寒的这篇文章没有技术含量,绝不是说我反对他的基本观点,认为应该革命。恰恰相反,我是坚决反对“革命”的(如果我们对革命的定义是:大规模反政府群众运动)。事实上,说“没有技术含量”,并不能说完全就是贬低。至少我们认同,文章本身的内在逻辑是合理的,只是观点不够新,依据不够充分。否则的话,就根本谈不上技术含量问题,而是合不合理的问题了。

那如果有人要写“谈革命”的文章,怎么样才能算是有技术含量呢?首先,作者要对“革命”有个明确的定义。其次,对于自己的观点要有充分的历史事实依据:列举出历史上所有(或者一定时间阶段内)符合自己定义的革命案例,分析这些案例分别有些什么特征,从中找出导致成功或失败的要素,再把这些要素来和中国当前的社会特征比较,从中得出中国当前应该或不应该革命的结论。

当然,如果能写成这样,就不是一篇评论,而是一篇学术论著,一本书了。但是,做不到完全由自己来研究,要使自己的评论有技术含量,至少应该以类似的严谨研究为基础,而不是以自己的想象随意发挥了。

如果要让我来写类似主题的文章的话,我不会说“我认为中国现在不应该革命”,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依据主去支持我的观点,事实上,对于这么复杂的问题,我怀疑任何人能有足够依据去支持。但是,我会明确地说:“我不希望中国发生革命”。因为,虽然我们现在的生活虽然不完美,但还不错。我怕革命之后,我们的生活非但没有更好,反而变得更坏。

是的,我承认,我这样的说法,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可是,我本来就不是要说明什么问题,而仅仅是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要有点技术含量的话,我会补充,革命是有很大风险的。除了革命过程中可能会付出很大代价外,社会学家的研究显示,革命成功之后,是民族冲突、内战、高犯罪率的一个高危期。因为旧的政府机器被推翻,而新的有效的政府机器还没建起来,导致社会进入混乱。换句话说:民主的高效政府优于专制的高效政府,而专制的高效政府又优于民主的低效政府,民主的低效政府又优于专制的低效政府。

实际上,在我看,韩寒无非也是想表达自己不希望中国发生革命的愿望。只是还要披上“说理”的外衣,试图说服大家像他一样希望不要发生革命。那实际效果会怎样呢?在我看,那些和他高声应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已经抱着和他相同想法。那些原本处于不确定状态的人,可能也很难被他这些软弱、缺乏技术含量的“道理”所打动。

而对于那些一心要革命的狂热分子,即使你的论据像郭敬明的身高一样明显的话,他们也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革命者,包括中共,都是在“不需要”、“不应该”的论证中成长壮大起来的。从这点上来讲,韩寒的观点,在几十年前,就早被中国的许多文人学者提出过了。

不说是否需要,是否应该,那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呢?这就完全不受我们的意志控制了。这里面有历史规律,也有偶然性。我们能做的,最多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去评估它的可能性。那么以我的观点来看,可能性不大。但我自认这个观点的技术含量还不够高,就不在这里展开说了。



郑重声明:
本篇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非本人原创,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人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人联系,本人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人email:kqnwjj@163.com
[注意]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人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人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文章来源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9af670100w4s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