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文章每天一篇

微信公众号推荐:kqn007,欢迎关注,好文章百读不厌,每天和你分享一篇100﹪

 
 
 

日志

 
 

谁人不识好文章 何须自夸五百年   

2013-04-25 13:0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陆续的零星的能看到批评鲁迅先生的文章,先不说这些批评是否中肯,但就批评鲁迅先生这个现象的出现说,毕竟要算是社会的一点点进步的体现,这说明,人们的言论自由的范围有所扩大,比起某个时期,只能看小红书,只能背某语录,只能看八个样板戏的社会环境,谁也不能否认这种进步。在那个时期,鲁迅先生的书是能明目张胆的看的为数不多的主流书籍之一,不过书虽可以尽情看,话却不可以胡乱讲,所以,那个时期是没有谁敢说鲁迅先生一个不字的,这可是有可能掉脑袋的事哟。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鲁迅先生自己应该也不认为自己是完人的,有人批评鲁迅先生的为人,也有人批评鲁迅先生的文章,还有人批评鲁迅先生的名不副实等等,这很正常,只允许太多人佩服鲁迅先生的为人,只允许太多人叹为观止鲁迅先生的文章,只允许太多人认为鲁迅先生名下无虚……这有点说不过去,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正好说明了先生在这个世界上真实的活过,人人都喜欢他的人只能是财神,不可能是活生生的社会的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教九流,乌龟王八,不能要求这些人都发出同一个声音,这不是一个好社会该有的现象,好的社会准许人有分寸的吃人饭放狗屁,但是好的社会人要是吃人饭行狗事,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西方圣贤曾有名言:我不同意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基于此,你不能要求别人不许批评鲁迅先生,但可以要求不能诽谤、诬赖、蓄意抹黑先生!这就是上一段说的吃人饭放狗屁的分寸所在。若遇到有谁故意诽谤、存心诬赖、蓄意抹黑先生,正直的人们应该立马起而回击恶徒,通过对恶徒的言论的抽丝剥茧的分析,摆事实,讲证据,依逻辑,一一客观真实的揭露恶徒的荒唐言辞和险恶用心,以正公众视听。

我没有专门研究过鲁迅先生,所以不知道太多关于先生的为人处世的细节,所以在这里不能谈这方面的问题(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我只能谈谈从读先生文章所看到的鲁迅先生,当然要声明,只是我个人意见。我从初中课本第一次接触先生的文章,往后陆陆续续的基本看完了鲁迅全集,里面的有些自认为经典的文章还不止看了一次,所以应该有点资格发点小小的议论。

先生文章的第一大特点应该是真,不能直接真他就拐弯抹角的真,不能拐弯抹角的真只能含沙射影的真,这是社会大环境所限,但却未被其所困,在某种意义上还成就了先生的某种独特的文体表达方式,有时候真得颇有些残酷,真到“正人君子们”的心肝脾胃肾以及膀胱里了,所以招致不少人怀恨在心也就在所难免;先生文章的第二大特点应该是正,堂堂正正,连标点符号都在嘲笑奴颜婢膝的人们,连“此处省略若干字”都被认为存心不轨,连《论他妈的》都不知道是骂谁,连所谓的正人君子们也经常被揭出真面目,连自由党也被证明其实是柿油党……于国人,先生虽“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而依然不忘呐之喊之,自己也许早已对人们绝望了,却依然放不下这群使自己绝望的人们,自己也许早知道这些人,睡着的太多,醒着的太少,却还是要像一只孤狼一样的啸傲于世,所以被诅咒,甚至被通缉,有时只能躲进租界去,然而即使在租界里,先生也没有就此收声,至此,我只能想到一个成语来说先生,那就是,一身正气;先生文章的第三大特点应该是针,针尖对麦芒的针,上天入地,苍蝇蚊子,蜘蛛老虎皆可入先生之笔。东西南北,红中白版,嬉笑怒骂,皆可成先生之文。举重若轻,游刃有余,潇洒自如,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小中见大,大中取小,飞花摘叶皆可伤人。针针见血,见血封喉,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先生之文给我们很好的诠释了佛挡杀佛,人挡杀人的独孤求败之境界!所以不少被先生用笔打得落花流水的半吊子文人,只能在先生过世后,对着先生的坟墓汪汪叫几声以泄私愤,叫的同时还得东张西望以防先生的颇为少见的同道突然出现,那又少不得让人们再看一场痛打落水狗的好戏了。

先生的杂文成就前无古人,至今未见来者,也许真就要后无来者也未可知。先生先前是写过小说的,先生所作的不多的中短篇小说之中,佳作连连,经典迭出,可见,先生是有写出长篇巨著的功力的,但是,为什么先生没有写长篇小说呢?为什么先生后来连短篇小说都不再写呢?我想,一是因为小说这种文体很难体现先生的为文本色——真、正、针吧。还有,小说不像杂文一样的灵活,可以直击要害,选择杂文作为武器往往比用小说来得更痛快,来得更洒脱。其次,小说注重文学性,文学性和战斗性往往不能并存。第三,是聪明的先生知道,不能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也许你辛辛苦苦花几年时间写出一部长篇小说来,却有可能被敌人一把火烧掉的,即使不被烧掉,也不一定可以发表出去,写杂文就不必有这个担心,先生一鳞一抓皆可成杂文,即机动灵活又不容易被敌所制。了解了这些,我们就不难理解先生为什么要弃小说而就杂文写作了。最后,先生也许打心底里认为,小说是文学家的通行证,小说也是半吊子文人的混吃胜地,能真正写好小说的作家不多,而杂文是思想家和思想斗士的不二武器,杂文也是一眼见高下的思想搏击,所以半吊子文人在这里没有立身之地。先生的远小说而亲杂文,也许竟是充满了不屑于和某些半吊子文人为伍的豪气和傲气吧,事实证明,先生终究以其不朽的众多杂文笑傲于自己所开创的杂文江湖之中,亦凭着众多杂文名篇和为数不多的中短篇小说,笑傲于世界文豪之列。这怎能不让李大师之流的半吊子文人(当然是和先生比而言,绝不是和我比啦,我辈要是和先生比,只能去工地搬砖,衰!)恨得牙痒痒,嫉得眼红红,怒得口汪汪呢?既然说到李敖大师,大家不妨忍住口水,让耳朵受一回罪吧,以下鄙人就用垃圾时间说说李大师之流吧。

宇宙级的“国学大师”李敖李大师,据说很有些国学底子,国学你应该知道的,就是王小波先生的文章《我看国学》的那些国学啦,李大师持国学以自重(鲁迅先生建议后辈最好少看或者不看古书,当然不屑于李大师的国学,大师不会是怀恨在心吧?),多次在公开场所批评鲁迅先生国学不行,逝者已矣,行不行的,只能由李大师一个人说了,然而较真的方舟子博士却人赃并获的发现李大师的所谓国学,其实漏洞不少,有关的文章很精彩,各位可以找了看一下,看看李大师国学幌子下面的马脚,应该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吧。李大师的狂言,五百年前五百年后,中国白话文作家前三名都是李敖,相信大家都听过了。很不巧,李大师的文章我也看过,感觉没有他自吹自擂的那么好,幸好只是他自己说了自己听,我至今为止没有听到过第二个人说李大师的文章五百年无出其右的话,我个人觉得李大师和鲁迅先生根本不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人,正因为看到李大师汲汲于拉鲁迅先生下马(拉人下马者一般在人之下,回头观望者才是在人之前的),我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对了,鲁迅先生生前好像没有硬要和谁比一下文章的行动,先生明显不屑于和谁去比!谁见过那个真正的武术大师没事总找人比高下?谁见过哪个武林高手没事总说自己比某位过世的大侠功夫好的?这不是自取其辱嘛?李大师居然干这种事,人家生前没有和你打过,人家死后又不能和你再打,你非说人家干不过你,这是什么道理嘛!

李大师在凤凰卫视上好像说过,鲁迅先生的白话文不行,鲁迅先生的杂文情绪太多,抽掉情绪就没什么料了,还说自己的杂文抽掉情绪,剩下的都是硬邦邦的资料史料之类的话;个人觉得白话文好不好,谁的更好之类,很难界定,一般都是见仁见智,再说鲁迅先生使用白话文的时候,是白话文尝试和提倡的早期,你不能硬拿你成熟时期的白话文去和人家初期的比,这就像二十岁的人硬去和五岁的人比一样无聊!然而即使真比,我觉得李大师也明显不敌,李大师也写了不少杂文,可是能拿得出手的不多,再看先生的杂文,精品不胜枚举!即使资料性史料性也不比李大师差多少,再说资料史料的,好像李大师硬拿自己的强项去比人家的弱项了(李自称历史学家),不过还是不见明显的优势;李大师还说过鲁迅没有长篇小说,所以算不上文学家之类的话,我个人觉得这个话也是专挑人家的刺儿来的,假如鲁迅先生有长篇,李肯定又说鲁迅先生没有主持过电视节目,不算社会名流云云了。李虽然有长篇,不过有不代表好,无论长篇短篇,李都拿不出能和《阿Q正传》比肩的作品。还有,世界文学史上也不独鲁迅先生全凭中短篇入文豪的例子,法国作家莫泊桑,俄国作家契科夫,美国作家欧亨利都是以中短篇小说成就大家的。

我所说的这些,我不相信凭李大师的学识,他自己不会掂量掂量。也许李大师之流的人偏要故作惊人语,偏要故作高人状,目的不过是,以期和人吵,以期和人闹,以期和人掐,大概是想一吵一闹一掐,胡搅蛮缠,名利双收吧。但愿李大师之流不要一吵一闹一掐后,自己先露出不少马脚,再出一次韩二丑闻似的洋相才好。要知道,当下可是全民网络时代,人们不再和以前一样的好糊弄啦!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